投稿热线:010-57289308
首页 >> 专题报道 >>《傅青主女科》医方集解系列讲座 >> 《傅青主女科》医方集解(十五)
详细内容

《傅青主女科》医方集解(十五)

   鬼胎

   妇人鬼胎(十三)

   【原文】[1]

   妇人有腹似怀妊,终年不产,甚至二三年不生者,此鬼胎也。其人必面色黄瘦,肌肤消削,腹大如斗。厥①所由来,必素与鬼交②,或入神庙而兴云雨③之思,或游山林而起交感之念,皆能召祟④成胎。幸其人不至淫荡,见祟而有惊惶,遇合而生愧恶,则鬼祟不能久恋,一交媾即远去。然淫妖⑤之气已结于腹,遂成鬼胎。其先尚未觉,迨⑥后渐渐腹大,经水不行,内外相色⑦,一如怀胎之状,有似血臌⑧之形,其实是鬼胎而非臌也。治法必须以逐秽⑨为主。然人至怀胎数年不产,即非鬼胎,亦必气血衰微。况此非真妊,则邪气必旺,正不敌邪,其虚弱之状,必有可掬⑩。乌?可纯用迅利之药以祛荡乎!必于补中逐之为的也。方用荡鬼汤。

人参(一两)      当归(一两)

大黄(一两)      雷丸(三钱)

川牛膝(三钱)     红花(三钱)

丹皮(三钱)      枳壳(一钱)

厚朴(一钱)      小桃仁(三十粒)

   水煎服。一剂腹必大鸣,可泻恶物半桶。再服一剂,又泻恶物而愈矣。断不可复用三剂也。盖虽补中用逐,未免迅利,多用恐伤损元气。此方用雷丸以祛秽,又得大黄之扫除,且佐以厚朴、红花、桃仁等味,皆善行善攻之品,何邪之尚能留腹中而不尽逐下也哉!尤妙在用参、当以补气血,则邪去而正不伤。若单用雷丸、大黄以迅下,必有气脱血崩之患矣。倘或知是鬼胎,如室女寡妇辈,邪气虽盛而真气未漓?,可用岐天师亲传红花霹雳散:红花半斤、大黄五两、雷丸三两,水煎服,亦能下鬼胎。然未免太于迅利,过伤气血,不若荡鬼汤之有益无损为愈也。在人临症时斟酌而善用之耳。

【眉批】鬼祟之事,儒者弗道?,然城市乡曲往往有是症,不可不察。甚勿以此言为荒唐也。

【方歌】逐之补之荡鬼汤,一两人参大黄当,桃红雷丹膝枳朴,中病即止体不伤;

亲传红花霹雳散,三八五两雷红黄,真气未漓邪气盛,斟酌善用莫牵强。

【方剂1】荡鬼汤

【功效】泻邪逐秽、破血化滞、补气养血

【主治】鬼胎,属于气滞血瘀者。妇人腹似怀妊,腹大如斗,终年不生,甚至二三年不生,面色黄瘦,肌肤瘦消,其气也微,其力也弱,其身也重,舌淡或暗或青或腻,脉细弱或滑或涩或沉弦或动数。现代用于治疗葡萄胎、妇科肿瘤、死胎、虫积等有以上见症者。

【方解】方名荡鬼,荡者扫除、冲洗、涤荡、清除之意,鬼者此处言病邪如鬼,必以强力扫除,涤荡,驱逐邪气病秽,故曰:荡鬼。夫病邪积聚于腹中,非强力涤除不可,方用大黄、枳壳、厚朴、川牛膝驱逐秽邪,药势趋下,迅利善行;更合桃仁、红花、丹皮活血化瘀;雷丸杀虫、善驱邪气,上药融攻逐、活血、驱邪之功于一力,期把腹中有形邪气、鬼崇秽浊,一鼓作气,驱之、逐之、荡之,涤除体外。病者病邪加身,体本羸弱,复逐邪攻下,必气血亏虚更甚,故以大剂人参、当归补益气血、扶助正气,以防正气馁怯。全方荡邪扶正,攻补并进,攻逐力猛,补益力大,标本兼顾,荡罹患之鬼邪,顾气血之不及。

细观本方,实效法仲圣大黄牡丹皮汤(大黄、牡丹皮、桃仁、冬瓜子、芒硝)。其中芒硝易作枳实、厚朴,成小承气汤,功在泻下攻逐。仲景承气汤辈,大黄配芒硝泻热软坚力强,配枳、朴理气泻下、荡涤攻逐力强。本病体虚热少,而以腹中结聚最甚,故以小承气汤理气泻下、荡涤结聚,较之大黄配芒硝,更偏于理气逐下。冬瓜仁易作雷丸,杀虫祛秽;桃仁、丹皮、红花、川牛膝活血化瘀生新,诸药协同破瘀消聚、散结攻下,效大力猛,更加人参、当归补益气血以顾正。

大黄牡丹皮汤所治病位在腹,本方证病位亦在腹。傅氏师仲景大黄牡丹皮汤方意,但所主疾病不同,一主肠痈,一主鬼胎;肠痈属实、湿、热、瘀所致,治以泻热破瘀,散结消肿;鬼胎则为本虚标实,邪气、瘀血、秽浊之物积聚所致,治以泻邪逐秽、活血化滞,加人参、当归以顾气血之亏。荡鬼汤全方法从圣出、方随证转、药有新用、师而不泥,傅氏可谓悟透圣心,明彻方意,活用圣方之典范。

雷丸是本方的主药之一,傅氏言:“用雷丸以祛秽”,可知傅氏应用雷丸的主要作用是祛秽逐邪。《神农本草经》云雷丸:“味苦寒。主杀三虫,逐毒气。”明代的张志聪认为:雷丸气味苦寒,有小毒。主杀三虫,逐毒气,胃中热,利丈夫,不利女子。雷丸是竹之余气,感雷震而生,竹茎叶青翠,具东方生发之义。震为雷,乃阳动于下,雷丸气味苦寒,禀冬令寒水之精,得东方震动之气,故杀阴类之三虫,而逐邪毒之气,得寒水之精,故清胃中热。震为雷,为长男,故利丈夫,不利女子[2]。《名医别录》:雷丸,味咸,微寒,有小毒.逐邪气,恶风,汗出,除皮中热结,积聚蛊毒。雷丸还具有行气消积的功效,明代《证治准绳》的玉壶散选用雷丸,以增强海藻、昆布、青盐、莪术消瘿散结之功[3]。

现代药理学研究雷丸有以下作用,1.凝血和降糖作用。2.抗炎和增强免疫作用。3.抗肿瘤作用。现代对雷丸的消积、杀虫、清热邪、逐毒气的功效研究证明与本草文献记载基本一致,其他功效如抗炎、增强免疫力、抗肿瘤、降糖、抑菌和抗氧化等需进一步的研究开发。通过查阅药学古籍,古今医者对雷丸的性味及其有毒无毒存在分歧,需现代研究人员进一步研究确定。有些文献报道雷丸加工及使用过程采用加热及炕干,但雷丸蛋白是雷丸驱虫及凝血的有效成分之一,不宜受热,入煎剂也不易出汁。在治疗过程中,若使用雷丸驱虫和凝血的作用时,应在炮制过程中避免高温环境。在患者服用含有雷丸的方剂时不宜入煎剂,以免失去药效,丸、散剂及胶囊剂型应为较理想的药用剂型[4]。

【按语】1.傅氏对鬼胎症状的论述与现在妇科卵巢囊肿、恶性肿瘤、葡萄胎、畸胎瘤、巨大子宫肌瘤等相似;傅氏虽言“有似血臌之形,其实是鬼胎而非臌。”但是从“其先尚未觉,迨后渐渐腹大”分析,也不能排除妇科疾病之外引起的“腹大如妊、形似血臌”的其它病症,如腹水、腹腔肿物、虫积等等。2.笔者认为凡是“腹似怀妊,渐渐腹大,腹大如斗”属于气滞血瘀者,本方尽可应用。3.其治则治法,以攻邪为主,兼补益气血,攻补兼施,其辨治方法、组方思路对于临床辨证组方有指导意义。如本方用雷丸祛秽,祛秽也可以使用白花蛇舌草、半枝莲、七叶一枝花等等。4.本文所言“鬼祟、淫妖之气,秽浊、诸邪”等,就是“病因”,这个病因是多种多样的,甚至是我们还没有认识到的病因。5.特别注意:限于傅氏所处的历史年代,认识水平、医疗条件,对“鬼胎”的认知是有局限的。“鬼胎”这一名称,反映当时对该病怪异现象的不可理解,这是对该病认识的蒙昧阶段。但若追溯到300多年前,当时的医者对“鬼胎”这类疾病有完整的病因病机认识,有对症状、体征详细的描述,有一系列的治法、方药,有治疗后“泻恶物半桶而愈”的效果,这足以令后人肃然起敬,叹服其才学。回到今天,我们在诊治“鬼胎”类似疾病时,一定要结合现代诊查技术,明确诊断,选择最佳的中医、西医或二者兼顾的治疗方法,以人为本,因病施治,疗效最大化。

【方剂2】岐天师亲传红花霹雳散

【功效】泻邪逐秽、活血破瘀

【主治】鬼胎,如室女寡妇等,邪气虽盛而真气未虚者。

【方解】傅氏谓此方治疗“鬼胎,如室女寡妇辈,邪气虽盛而真气未漓”者。由此可知,本方所治鬼胎患者,身体尚壮,故治疗以强力祛邪为法。方用红花8两活血破瘀;大黄5两破除癥瘕积聚,推陈致新;雷丸3两驱邪逐秽。全方药简量宏,意在攻逐瘀血秽浊邪气,破除鬼胎。本方较荡鬼汤药味减少,药量甚大,为单刀直入、去菀陈莝之法。

【按语】1.此方药量大乎寻常,强力活血、攻逐、涤秽,药力迅利,与仲圣抵当汤有异曲同工之妙,但有过伤气血之虑。临证宜明其意,师其法,斟酌用之。2.本方较之荡鬼汤,药甚重,力甚猛,以其人邪气盛,身体尚强,故以本方强力泻下、破血逐秽。“不若荡鬼汤之有益无损”,这是两方最大的不同。3.笔者于相关书籍、网络未能查找到本方的医案或应用经验,鉴于本方药量大于寻常,临证应用时,宜师其法,原方原量应用要慎重。

【医论】傅氏以上所描述的症状与现代医学妇科浆液性肿瘤,粘液性肿瘤及葡萄胎的临床表现甚为相似。及至“其人必面色黄瘦,肌肤消削,迨后渐渐腹大,经水不行,内外相色”,已是气血虚衰,邪气日旺,正不胜邪,病势日深之征象,已多是肿瘤向周围组织浸润或压迫,多有恶变的可能。……患者出现腹大如斗,有如怀妊之状已是正气亏虚,正不足以抵邪,邪气亢旺,邪之势乖张之征象,多属病情凶险,渐至危笃[5]。

【注释】①厥:它的,它们的,指鬼胎。②鬼交:鬼,象形字。是人们想象中的似人非人的怪物。迷信的人认为人死后有“灵魂”,称之为“鬼”。本文的“鬼”可以理解为阴性的致病因素。鬼交即与鬼发生性关系,是不正常心理,会出现病态性幻觉。可能在没有外界刺激的情况下出现生殖器官上的幻觉,于是便信以为真,甚至还认为自己已经怀孕。患有阴道炎的妇女,局部奇痒难忍,入睡之后,存在于大脑中的这种痒感就有可能通过神经反射,以鬼交的形式出现。③兴云雨:兴,起也;云雨,指男女欢会。④祟:祟(suì)指鬼怪。迷信说法指鬼神给人带来的灾祸。⑤淫妖之气:泛指邪气,异于常态而害人的病因。⑥迨:(dài)等到,达到。⑦内外相色:犹言内外表现相当。⑧血臌:由瘀血内停,因循日久所致的鼓胀证。⑨秽:肮脏、污浊之意,此处指鬼祟、淫妖之气已结于腹形成的肮脏、污浊的病理产物,即鬼胎。秽也是鬼胎的致病原因。⑩掬:原意指两手相合捧物,此处犹言观察到或诊察到。?乌:文言疑问词,哪,何。?真气未漓:漓(lí)指浅薄;漓薄,意为酒不浓;真气未漓指真气尚未减少。?弗道:不以为道。

参考文献

[1]  清,傅山撰.欧阳兵整理.傅青主女科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06:14-15.

[2]  明,张志聪.张志聪医学全书?本草崇原[M].北京:中国中医药出版社,1999:1168.

[3]高学敏.中药学[M].北京:人民卫生出版社,2000:330.

[4]  陈慧芝,包海鹰.菌物药雷丸的本草学考证[J].菌物研究,2012,10(1):57-61.

[5]卢燕,姜仪辉《傅青主女科》 鬼胎辨治之我见[J].四川中医,2013,31(11):19.


本文摘自(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)


浏览手机网站

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社

地址北京复兴门南大街甲2号配楼知医堂101室 电话:010-57289308 010-57289309 QQ:1185259928 投稿信箱:zgzyyycjy@163.com 

Copyright 2017 版权归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社所有  京ICP备12030622号   www.zgzyyycjy.com

主管: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主办:中华中医药学会
协办北京中医药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      中华中医药学会继续教育分会
出版: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社

中国标准连续出版物号:  ISSN 1672-2779              CN 11-5024/R
名誉主编:孙光荣      社长:李彦知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主编:杨建宇
副主编:于永杰 吴大真     编辑部主任:杨杰      网络发行:黄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