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热线:010-57289308
首页 >> 继续教育 >>继续教育 >> 《黄帝内经》五音疗法治疗失眠的疗效评价
详细内容

《黄帝内经》五音疗法治疗失眠的疗效评价

失眠症是一种常见疾病,其特征是经常性的无法获得正常而有效的睡眠。但是,正常、有效的睡眠,是我们人体无法替代的生理需要。假如一个人的睡眠时间和质量没有能起到促进智力、体力恢复的作用,则将会引起人体各项重要的生理功能的减退,从而进一步对健康造成不良影响,并产生各种疾病。在当今社会的大环境下,工作竞争激烈、压力逐渐增加,生活节奏加快,精神持续紧张,各种因素导致了失眠症发病率的上升。表现轻者,出现入睡困难,睡后易醒;表现重者,则会整夜无法入睡,影响体力和智力恢复,使患者无法正常的生活和工作。目前西医治疗失眠症,多采用口服镇静类和催眠类药物,治疗过程中副作用比较明显,而且长期的应用这类药物通常疗效不佳。因此寻找有效、安全并且无毒副作用的治疗失眠之手段,是目前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中医学治疗失眠症具有悠久的历史,有着副作用少的优势。失眠在《难经》在中称为“不寐”,也叫做“不得卧”“目不瞑”。古代医家诊治失眠症有着丰富的方法和经验,我们在挖掘古代文献、结合现代研究设备的基础上,将药方转化为乐方,应用《黄帝内经》五音疗法治疗失眠证,取得显著疗效,现报道如下。


1  资料与方法


1.1  一般资料  选取2017年5月—2018年7月,收治失眠患者160例,病例来源为306医院中医科及北京睿养中医医院的门诊患者。按照随机表法随机分为2组,观察组和对照组各80例。观察组男45例,女35例;年龄41~73岁,平均57.74岁;病程1~25年,平均(7.42±2.88)年。对照组男46例,女34例;年龄39~74岁,平均56.21岁;病程1~24年,平均(7.55±6.52)年。2组患者的一般临床资料(包括性别、年龄等)比较,差异无统计学意义(P>0.05),2组患者具有可比性。


1.2  诊断标准  西医的诊断标准,依据第4版《精神障碍诊断和统计手册》[1]内原发性失眠症之诊断标准:起病大于一个月,主诉为入睡困难及睡眠较难维持;同时因为睡眠节奏紊乱而导致情绪苦恼、社交障碍、职业工作障碍等;需要除外生物节律改变性睡眠障碍、呼吸相关性睡眠障碍等所引起的失眠症。中医的诊断标准,依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《中医内科常见病诊疗指南中医病证部分》[2]:入睡比较困难,或者睡后容易醒,醒后无法再入睡,重者整夜不眠,持续一个月以上;多伴有心烦、多梦、神疲乏力、心悸健忘等其他症状表现;没有影响睡眠的其他诱因和器质性病变.


1.3  纳入标准  符合上面所述的西医、中医诊断标准;年龄在18~75岁;病程最短1个月,最长3年;未使用过催眠类药物,或者已经停用超过1个月;病情评级为轻、中度,患者具有较好依从性,可以配合数据采集和研究;同意并自愿随机分组,并签署知情同意书。


1.4  排除标准  不符合上述中医、西医诊断标准的患者;年龄小于18岁,或大于75岁;病情评级为重度,依从性较差;或者合并有肝、肾、心血管、肺、造血系统的严重原发性疾病;失眠症是由器质性疾病或者药物引起;妊娠、哺乳期妇女;精神疾病患者;近期(3个月内)参加过其他临床研究的患者。


1.5  治疗方法  对照组予艾司唑仑片(国药准字H44021098,广东台城制药股份有限公司)1~2 mg晚睡前30 min 服用。


观察组给予《黄帝内经》五音疗法治疗。方式为聆听式。设备采用北京五音传承文化有限公司的空间场式播放设备。曲目为“梦的旋律”“草木清新”“上善若水”,功效分别为:交通心肾,泻肝火,滋肾阴。三个曲目播放时间为30 min,于睡前聆听。


2组患者治疗期间禁浓茶及咖啡、烟酒、油腻辛辣之物,嘱其保持心情舒畅。2组患者2周后评价疗效。


1.6  观察指标  睡眠质量的评价:依据《行为医学量表手册》内,PSQI量表(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量表)来评分测定。PSQI量表用于在临床中评价睡眠障碍患者的睡眠质量,内容包含:入睡时间、睡眠质量、日间功能、睡眠效率、睡眠时间、催眠药物、睡眠障碍等7项目内容的评分,其中每个项目按照0~3分统计分数,总分的范围在0~21分。总分越高,则提示患者睡眠质量就越差。PSQI量表分别在治疗开始前1 天和治疗过程结束后1天填写,用以评价患者治疗前后的睡眠质量[3]。


1.7  疗效判断标准  参照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《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》[4]拟定。治愈:睡眠恢复正常,持续时间大于6小时,睡醒后精神状态佳,情绪稳定;显效:睡眠较前好转,睡眠的持续时间大于3 小时,情绪大致保持稳定;有效:失眠有所减轻,睡眠持续时间小于3 小时,情绪比治疗前有改善;无效:治疗后患者失眠无任何改善,甚则症状较前加重,情绪较前无改善。有效率= (治愈数+显效数+有效数) /总例数×100%。


1.8  统计学方法  本研究实验数据由专人负责,应用SPSS 19.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学分析。录入后经2人校对、核准。研究结果中,对于计量资料,均采用(x±s)格式记录数据,组间比较统计学方法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,组内比较采用配对t检验。研究结果中的计数资料,组间差异比较采用 ?字2检验。P<0.05,作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的标准。

2  结果  


2.1  2组疗效对比  见表1。治疗2周时比较,对照组总有效率61.25%,观察组总有效率88.75%,观察组有效率大于对照组,P<0.05,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。


2.1  2组患者治疗前后PSQI评分情况的对比  治疗前2组患者比较,入睡时间、睡眠质量、日间功能、睡眠效率、睡眠时间、催眠药物、睡眠障碍等各项的评分,PSQI总分,无显著差异(P>0.05)。治疗后2组患者比较,入睡时间、睡眠质量、日间功能、睡眠效率、睡眠时间、催眠药物、睡眠障碍等各项的评分,PSQI总分,观察组均优于对照组,差异有统计学意义(P<0.05)。见表2~3(略)。


2.3  2组患者康复时间及副作用情况对比  观察组患者80例,睡眠恢复正常的时间为4.5~14天,平均(6.34±1.35)天;对照组患者80例,康复时间为9.5~14天,平均(11.12±2.47)天。观察组患者的康复时间少于对照组。观察组的80例患者中,无患者出现不良反应;对照组的80例患者中,有6例出现了不良反应。观察组低于对照组。


3  讨论


在治疗失眠症方面,目前西方医学主要是以口服苯二氮卓类、巴比妥类催眠、镇静药物为主要方法,但是长期口服这些药物,容易出现各种不良反应,例如药物成瘾性、依赖性;口干乏力、头昏、嗜睡等,或者多语、兴奋、甚至幻觉,大剂量还可能出现共济失调、震颤。


失眠在中医学中属“不寐”的范畴,病位主要在心,同时与肝、脾、肾的关系密切。神,在中医是指人体的生命活动主宰,以及其外在总体表现的统称。明清朝代以前,古代医家以“心主神志”为主流认知,如《素问?灵兰秘典论篇》:“心者,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”,把人的意识、精神和思维活动,主要归属于心的生理功能。《素问?五脏生成篇》:“诸髓者,皆属于脑”,清代医家王清任认为“灵机记性不在心,在脑”。随着近代现代西方医学知识的融入, “脑主神志”的认识逐渐在中医学中占据了主导地位。失眠的主要证型主要有心肾不交,肝火旺,心脾两虚等,治疗以交通心肾,泻肝火,补肾阴为主。


在古代,音乐的“樂”与中药的“藥”,字形十分相似,可以说先有“乐”后有“药”。在两千年前的《黄帝内经》中就记载了很多音乐治疗的内容,可惜没有流传下来。在之前的研究中,笔者在《黄钟》杂志发表论文,从脏腑经络与声波频率共振的角度讨论了中国古代的标准音[5],并提出、验证了音乐治疗的复方组合方法[6]。之后根据《史记?乐书》中“音乐者,所以动荡血脉,通流精神而合正心也”的论述,以及《后汉书?律历志》中的“葭灰占律”实验,从体感音乐疗法受到启发,自行设计实验,观察工具是应用激光多普勒血流仪,研究了经络微循环气血在低频声波作用下的变化,发掘出了气血经络和低频声波的共振现象:不相同的腧穴共振频率不同;不同频率的声波对同一腧穴的影响也不同,具有非常显著的差异,并根据实验结果总结了十二经络的共振频率[7-8]。


在此基础上,以五行之间复杂的规律(出自于总结整理的《辅行诀脏腑用药法要?汤液经法图》)作为泻补之总纲,为中医框架中五行生克制化相互间关系表述最为系统、整体的一个形式,就是因为其继承了汤液经法的相关理论,同时体现了经方的辨证组方法则,通过应用现代软件技术修饰、调整、生成乐谱音调,产生出类同于中草药的生产、调制工序,承载虚补泻实、总枢气机降升、治疗的相关信息。开发出“理、法、方、药”四要素较为完整的五音疗法。用于临床治疗多种疾病,病种涉及脑梗死肢体功能障碍、糖尿病末梢神经病变、腰椎病下肢感觉障碍、帕金森病、下肢神经损伤、单纯性面瘫、功能性腹泻等多种疾病,疗效良好,具有绿色无污染、无痛苦、低成本、疗效显著的特点,是对传统中医治疗方法的重要补充,也非常适合用于养生保健。


不同于西方音乐治疗以“耳—听觉中枢—垂体—神经内分泌调节轴”作为作用途径、主要影响人的情绪和心理,中国的音乐治疗,从最开始就是以整个机体尤其是经络作为作用途径的,通过改善循环改变人体脏腑的机能,这一点可以从《史记?乐书》对音乐的定义上可以看出:“音乐者,所以动荡血脉……宫动脾……商动肺……角动肝……徵动心……羽动肾”。强调了音乐的作用是“动荡血脉”,即引起脏腑经络气血的共振。


整个机体的气血运行都离不开心脏。体内血液循环的动力有三个,一个是心脏的泵血,一个是胃肠的蠕动,一个是毛细血管的自律运动。频率共振是天体施加于经络的动力。


声波频率刺激可以导致微循环显著改变。课题组近年通过现代化观察工具激光多普勒血流仪,以腧穴局部微循环量测定局部气血量,监测了不同频率的低频声波16~160 Hz对腧穴局部气血的影响,发现了声波与经络共振的自然现象。即特定的经络腧穴只对特定的频率的声波有吸收现象,这一频率能够引起该经络腧穴局部微循环的显著增加。在经络穴位周边放送低频音波,其大致波动在基线附近(显示多数穴位微循环受声波影响很小);穴位的微循环量有了质的转变,是当达到或接近特定的频率(共振谐频频率)时,表明不同的人体穴位对体感乐曲低频声波具有特性-选择性吸收的特性。即特定的频率对应传递给特定的穴位。这种共振现象,具有如下特征:(1)特异性:不同的经络穴位,共振频率不同。共振时患者多有遍身发热及体内经络循行之感。(2)微循环明显提升:依据实验数据,脏腑经络穴位对低频声波具有选择性吸收的明显特征,若将脏腑经络穴位之理想共振频率投入治疗,穴位周边的微循环能够得到明显加强,微循环的增加量可以到百分之百以上,甚至个别情况下可达到百分之五百以上。(3)类针灸与经络感传作用:对样本在进行共振频率声波时,它们有部分有着明显的脏腑经络传感感觉,经络线和循行路线同步;部分样本有远端传导伴随下肢发热。表明本治疗有类同于针灸经络传感的功效,可以起到针灸的作用。实验证明,低频声波可以诱导微循环系统发生共振,而且身体不同的部位共振频率不同。而同时天地之间存在着这种不同频率的波动,这些波动同样能够诱发微循环系统的共振,促进气血的运行。


本次研究中,这种《黄帝内经》五音疗法,通过声波震动经络,起到类似针灸的作用,以交通心肾、泻肝火、补肾阴,因此能获得较好的疗效。综上所述,《黄帝内经》五音疗法治疗失眠,能够提高临床疗效,降低副作用。


参考文献


[1]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.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nual of Mental Disorders.4th ed.text version(DSM-Ⅳ).Washington DC: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,2000.

[2]国家中医药管理局.中医病证诊断疗效标准[S].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1994:175.

[3]刘贤臣,唐茂芹,胡雷,等.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的信度和效度研究[J].中华精神科杂志,1996,29(2):103-107.

[4]国家中医药管理局.中医病症诊断疗效标准[S].南京:南京大学出版社,1994:24.

[5]许继宗,乔宪春,石玉君,等.从脏腑经络共振角度确定中国古代音乐标准音[J].黄钟(中国.武汉音乐学院学报),2010,24(4):148-150.

[6]许继宗,李月明.音乐治疗曲目序列组成原则尝试及实验观察[J].黄钟(中国.武汉音乐学院学报),2012,26(1):108-111.

[7]许继宗,汤心钰,郭雁冰,等.体感音乐低频声波对30例健康人十二经络五输穴经穴微循环的影响[J].云南中医学院学报,2014,37(1):4-11.

[8]许继宗,汤心钰,郭雁冰,等.体感音乐低频声波对30例健康人十二经络合穴微循环的影响[J].针灸临床杂志,2014,30(6):8-13.


  本文摘自(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 张文韬  田乃佳   王俭   汤心钰   邹世冬  杨建宇   许继宗  1  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06医院中医科,北京  100101;2  北京睿养中医医院中医内科,北京  102208)


浏览手机网站

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社

地址北京复兴门南大街甲2号配楼知医堂101室 电话:010-57289308 010-57289309 QQ:1185259928 投稿信箱:zgzyyycjy@163.com 

Copyright 2017 版权归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社所有  京ICP备12030622号   www.zgzyyycjy.com

主管: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主办:中华中医药学会
协办北京中医药大学远程教育学院       中华中医药学会继续教育分会
出版: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杂志社

中国标准连续出版物号:  ISSN 1672-2779              CN 11-5024/R
名誉主编:孙光荣      社长:李彦知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主编:杨建宇
副主编:于永杰 吴大真     编辑部主任:杨杰      网络发行:黄兴